8年之前,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的好奇号(Curiosity)火星车降落在了火星表面,而在不久之后,它将迎来它的火星车小伙伴——毅力号(Perseverance)。

2012年8月5日,好奇号火星探测车的轮子第一次落到了直径96英里(约154公里)的盖尔陨石坑(Gale Crater)内,自此以后,好奇号已经游览了相当多的火星景点。它的主要研究任务是:弄清数十亿年前的火星上,是否具有可能支持微生物生命存活的、化学物质和能源。

这8年间,好奇心走过的距离超过14英里(约23公里),沿途钻取了26份岩石样本、铲挖了6份土壤样本,这些火星样本表明,远古时期的火星的确是适合生命存活的。研究古岩层的质地和组成,有助于科学家弄清楚火星气候时间变化的情况,推演出它是如何在历史的推进中失去湖泊和溪流、变成如今的寒冷沙漠环境的。

好奇号任务由NASA的喷气推进实验室Jet Propulsion Laboratory)领导,该实验室由加州帕萨迪纳市的加州理工学院(Caltech)管理,参与任务的科学家近500名,来自美国和世界各地的其他国家。下面是好奇号从火星寄来的8张明信片,其中部分的全景照片由火星车的桅杆相机(Mast Camera,Mastcam)拍摄,这个特殊的相机由圣地亚哥的马林太空科学系统公司(Malin Space Science Systems)研制。

风尘仆仆的科学家

8张火星明信片,纪念好奇号登陆火星8周年

2018年6月15日,也就是任务的第2082个火星日(sol),NASA好奇号漫游车拍摄了一张自画像。受火星全球性沙尘暴的影响,好奇号在盖尔陨石坑中所处的位置日照和能见度都有所降低。
图片来源:NASA /加州理工-喷气推进实验室/ MSSS

上面的这张图片是好奇号于2018年6月15日(第2082个火星日)拍下的自拍,彼时的火星正被全球性沙尘暴所笼罩,阳光不再强烈,视线也收到了遮挡。为了分析火星岩层的组成,好奇号对岩石进行了钻探, 然后来张自拍摄下每处取样点的景观,这张照片的取样岩石名为“德卢斯”(Duluth)。好奇号的自拍照是由火星车机械臂末端的火星手持透镜成像仪(Mars Hand Lens Imager,MAHLI)相机拍摄的,如果你想知道在这张照片中为什么看不到机械臂,可以访问https://mars.nasa.gov/news/8631/nasas-curiosity-mars-rover-takes-a-new-selfie-before-record-climb/,了解好奇号拍摄自拍照的详细信息。

高耸的夏普山(Mount Sharp)

8张火星明信片,纪念好奇号登陆火星8周年

在任务的第2555个火星日,也就是2019年10月13日,NASA好奇号火星探测器上的桅杆相机借着晨光用它的远摄镜头拍下了夏普山。全景图由44张独立的图片拼接在一起。
图片来源:NASA /加州理工-喷气推进实验室/ MSSS

从好奇号当前的位置向上看,你就会看到夏普山(Mount Sharp)的壮丽景观,好奇号正在探索这座3英里高(5公里高)的火星山峰。上面的这张自拍照是由桅杆相机于2019年10月13日,也就是任务的第2555个火星日拍摄的,由44张独立的图片拼接而成。

好奇号不会冒险登上夏普山的山峰部分,相反,它正在探索下方的许多山石层,每一层都讲述着不同的火星历史,告诉我们火星环境如何随时间在发生变化,其中有些曾类似现在的地球,比如今的火星环境更为温暖和湿润。在今年晚些时候,好奇号将到达它的下一层目的地。

“我很喜欢这张图片,因为它讲述了两个故事:一个关于任务,另一个关于火星。” 喷气推进实验室的好奇号项目科学家阿什温•瓦萨瓦达(Ashwin Vasavada)说道,“8年前开始,好奇号从这张图左侧的火山边缘和表面向里探视,而随着好奇号不断向上攀登,在我们面前扩展开的将是未来的探索区域。”

你如今在这里

8张火星明信片,纪念好奇号登陆火星8周年

这张图片是NASA的好奇号漫游车在2014年3月24日拍摄的,当时好奇号位于夏普山的底部。这张图标示了好奇号在2020年7月30日的大概位置,距离当时的位置约3.5英里(约5.5公里)远。
图片来源:NASA /加州理工-喷气推进实验室

这张全景图拍摄于2014年3月24日,即任务的第580个火星日,拍摄地点位于夏普山的山底附近,显示了好奇号在六年多的时间里走过了多远的路程。箭头所指的地方是火星车如今所处的位置,距离拍摄地大约3.5英里(约5.5公里)远。

“我不禁回想了一番,自拍摄这张照片以来,我们在研究历史上的火星是否宜居这件事上,所走过的相应距离。”好奇号项目科学家、喷气推进实验室的阿比盖尔•弗雷曼(Abigail Fraeman)说道。

你曾经在那里

好奇号的项目科学家阿什温•瓦萨瓦达对火星车在盖尔陨石坑中的所见之景进行了描述性的导览。白平衡场景(white-balanced scene)回顾了截止目前为止的全部旅程。
视频来源:NASA /加州理工-喷气推进实验室

“拍下这张照片的时候,我还是没法从如此晴朗、如此一览无余的天空中缓过来,千里之外的景象也清晰可见。”弗雷曼在谈到2018年的这张全景照片时说道,照片展示了从一处被称为薇拉•鲁宾岭(Vera Rubin Ridge)的山的高处所看到的盖尔陨石坑底部,“如果未来某一天,宇航员登上了夏普山,那他们看到的盖尔陨石坑将会有多么壮观呢?”

瓦萨瓦达在视频里讲述了这段特别的登山之旅。

火星版意大利面西部片

8张火星明信片,纪念好奇号登陆火星8周年

这张宽度极大的全景照片是NASA好奇号火星探测器于2019年12月19日拍摄的,也就是任务的第2620个火星日。图片右侧的前景是“西部比特”;背景处拥有坚硬冠部的山脊是格林休山麓,好奇号于2020年3月登顶。
图片来源:NASA /加州理工-喷气推进实验室/ MSSS

火星上有一部分沙漠类似于美国西南部,在2019年12月19日,也就是任务的第2620个火星日,桅杆相机拍下了这张宽距全景图,由130张独立的图像拼接而成。全景图右侧的前景是“西部比特”(Western Butte);背景处拥有坚硬冠部的山脊是格林休山麓(Greenheugh Pediment),好奇号于2020年3月登上这座山的山顶,迅速瞥了一眼这里的地形,科学家希望在能在任务的后期再详细研究这片区域。

沙丘之海

8张火星明信片,纪念好奇号登陆火星8周年

在这张火星沙丘顶面的视图中,可以明显看道两种大小的风塑沙浪。地球上也存在沙丘和涟漪般的小的沙浪;而较大规模的沙浪,两两之间相距大约10英尺(3米)的类型,则是地球上从未见过的,也并非此前公认的火星上的独特类型。
图片来源:NASA /加州理工-喷气推进实验室/ MSSS

图片中的位置是“纳米布沙丘”(Namib Dune)的一部分,显示了沙丘被风蚀刻出的两个不同大小的涟漪。好奇号发现,火星上存在更大的沙丘涟漪,两两之间大约有10英尺(3米)的距离,这种较大的沙丘形貌仅存在于火星,因其稀薄的大气层而形成。这张全景图拍摄于2015年12月13日,即任务的第1192个火星日。

注视云层

8张火星明信片,纪念好奇号登陆火星8周年

在2019年5月17日(任务的第2410个火星日),NASA的好奇号火星探测器使用黑白导航相机对这些浮进行了成像。
图片来源:NASA /加州理工-喷气推进实验室

好奇号有时还会研究火星的云层,用以了解火星大气更多的相关信息。火星空气中几乎没有水,密度仅为地球大气的1%,但有时也会形成水混合云。在2019年5月17日(任务的第2410个火星日),火星车的黑白导航相机(black-and-white Navigation Cameras,black-and-white Navcams)拍下了这张距离火星表面上方19英里(31公里)处的云层照片,这里的云很可能就是冰水混合云。

好奇号的洞故事

8张火星明信片,纪念好奇号登陆火星8周年

截至2020年7月初,NASA好奇号火星漫游车共收集了26处岩石样本,对应着这张图中的26个洞洞。左上角的地图显示的是好奇号行进沿线的钻孔位置,在这条路线上,好奇号挖出了的6处土壤样本。
图片来源:NASA /加州理工-喷气推进实验室

上面这张图中的26个洞洞,代表着截至2020年7月初NASA好奇号火星漫游车用机械臂收集的每一处碎岩石样本。左上角的地图显示的是好奇号行进沿线的钻孔位置,在这条路线上,好奇号挖出了的6处土壤样本进行分析。

参考来源:
https://www.jpl.nasa.gov/news/news.php?feature=7719

4.5 8 votes
文章评级
Tags: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